赵宏博:与申雪只是“冰上情侣” 当初还没瞧上她

作者: admin 分类: 新浪新闻 发布时间: 2018-05-03 21:02
接触——问申雪,从14岁开始,11年了,就一天到晚面对着这一个男孩,会不会觉得烦,申雪摇摇头。从来没有烦过吗?没有,可能是我们的性格互补吧。申雪轻轻地说。圣诞节,女孩玛丽收到很多玩具,她最喜欢的是一只胡桃夹子,淘气的哥哥抢走并摔坏了它。夜晚,玛丽梦见许多小耗子从屋里钻了出来,胡桃夹子带领着玛丽的一群玩具同老鼠兵作战,并最终击败鼠兵。后来,胡桃夹子变成了漂亮的王子,他带着玛丽穿过冬日积雪的森林,来到糖果仙姑的王国,糖果仙子热烈欢迎他们,让他们享受了玩具、舞蹈和盛宴……一段强音过后,一个完美的抛接过后,音乐戛然而止。梦醒了。男选手紧握双拳,兴奋地挥舞了两下,女选手也握紧拳头在空中激动地挥动了一下。体育馆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,鲜花和毛绒娃娃们从看台上雪片般地飞到冰面上。冰面上,这对11年的搭档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,然后是四次谢幕,然后又抱在一起……这仅仅是他们第二次在比赛中表演新曲目《胡桃夹子》,就毫无争议地夺得了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中国站的冠军。两天之后的9日,是本届比赛的表演专场,申雪和赵宏博身穿洁白的比赛服,在梦幻的音乐和舞台灯光里,两人为观众奉献了一曲醉人的《永志不渝》。之后,在观众久久的召唤下,红裙的申雪和黑衣的赵宏博返场了。现场的一万多名中国观众有幸亲眼目睹了那曲经典的绝唱《图兰朵》:年轻的鞑靼王子冒死追求冷若冰霜的中国公主图兰朵,并用他的勇敢、智慧以及火热的爱情征服了图兰朵,最终两心相许……那对伴侣如天使般在云中飞行,随着时而空灵时而激昂的音乐,现场一万多名观众再度被带入梦境。除了音乐和冰鞋嘶嘶摩擦冰面的声音外,世界,再无其他声音。一曲终了,很多人流下了眼泪。————关于爱情,他们不肯承认用心和汗水演绎了那么多动人的爱情故事,感动了那么多的观众。那么这一对11年的搭档,到底是不是情侣呢?有人说是,有人说不是,有人说他俩一直不肯承认,还有人说,他俩承认过一次,后来就死活不肯承认了。那天,在首体的会议大厅里,我将这个问题抛给了两人的教练姚滨。“这你得问他们自己。”姚滨诡异一笑。此时申雪这时正好穿过会议室,姚滨就冲着她喊:“申雪,他们问你和宏博是不是情侣呢!”申雪笑了:“刚才电视台的也问我呢。”那么既然不是朋友,那么你们现在都有男女朋友了吗?面对这个陷阱式的问题,宏博的回答很狡黠:“申雪有没有男朋友我不知道,反正我是没有女朋友。”自然是串通好的,申雪在她的回答里除了朋友还加了一个“兄妹”。————吵架也得听教练的两个人在动作和编排上经常要发生争执,再怎么闹也闹不大。“以前她小,可能是我比较说了算的,一般都是我拿主意,现在女孩子长大了嘛,总会有点脾气的,我就会让着她一点。”赵宏博的说法得到了申雪的认同。“连夫妻都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时候,我们两个想飞也飞不走啊。”申雪说,“因为我们的争执一般都是以教练的胜利而告终的,最后都得听教练的。”两人在一起大多数的时间是充满乐趣的。那天从机场回宿舍的路上,路过一家商城,看到“买100送150”的广告,赵宏博百思不得其解:“买100送150?这怎么送呀?”申雪答道:“就是你一进去,人家就送你一堆钱。”申雪牙齿不齐是众所周知的秘密。从去年6月开始,申雪就戴上了牙箍来矫正,现在还没有摘掉,但牙齿显然已经非常整齐了,于是看上去也比过去漂亮多了。申雪也是个爱美的姑娘,一身有型的黑色皮衣皮裤,手上还戴着漂亮的时装戒指,她说平时没有训练和比赛的时候,最喜欢逛街和上网,“本来也很喜欢游泳,但是我特别怕冷,可能是老在冰场里冷怕了。”赵宏博却一门心思嚷着要“灌唱片”,申雪说赵宏博歌唱得特好,最喜欢郑中基的《别爱我》,据说张学友的歌也特拿手,申雪说自己唱歌却特别难听。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们花滑的男孩子唱歌都特好听,女生就不行。”宏博小时候还特喜欢打篮球,但他说:“幼儿园时,我的启蒙老师说我身体素质适合滑冰,他那时候的原话就是‘要把你当一块试验田来开垦’,其实我一直喜欢打篮球的。”这一闹他现在只会滑冰了,篮球还停留在初级水平。————申雪拼命收集娃娃每次比赛或表演结束,观众席上都有那么多的毛绒娃娃扔到冰面上,少则两三个,多则几十个。观众席上肯定不只我一个人犯嘀咕:他们的这些娃娃是不是都没有办法处理了?正琢磨着趁着采访的机会跟申雪讨两个娃娃来玩的时候,申雪告诉我们:她有一个爱好,就是收集各种各样的娃娃。只好把这个愿望咽回到肚子里了。床底下已经有几百个各式各样的毛绒娃娃了,朋友经常怂恿她开个玩具店,赵宏博有时也就挑一两个,其他都给了她。出国比赛,赵宏博、教练和队医担子都不轻——得帮申雪把她那些娃娃都运回来。还有鲜花,有一次,她接到的鲜花都从房间的一头摆到另一头了。那么,男生要想追求她的话,鲜花和娃娃是不是就不灵了?“呵呵,可能那时候感觉还是不一样吧。”这丫头的确有点贪心。————赵宏博:在申雪之前,已经练了好几年花样滑冰的赵宏博有一个搭档叫谢毛毛。1992年,谢毛毛开始发胖并且状态下滑,教练姚滨提出来给赵宏博换伴儿。从将近100多个女孩中,姚滨选择了14岁的申雪。教练把申雪领到赵宏博面前问这个女孩怎么样。赵宏博说到这里停住了,“你觉得到底怎么样?”我追问。“不怎么样。”他笑了,“但我还是相信了教练的眼光。”当时,赵宏博心里的算盘是:先练一个月吧,如果申雪不行,也不打算再换伴儿,就不滑了,退了算了。“那之前我和谢毛毛已经拿到了全国冠军,我当时觉得那就是顶峰了。”他说,“当时中国花样滑冰水平非常低,哪里能想到要去国际上取什么名次,更没有想过拿世界冠军。”“我已经创造了很多历史,比如第一个拿大运会冠军的、第一个拿世锦赛冠军的,第一次进入奥运会前几名的,”赵宏博说,“国家也还需要我,那我就还要争取2006年的冬奥会金牌。”宏博经常对教练说,如果我也像别的国家的某某那样年纪大得跳不动了,你就让我退了吧,但是现在,他说国家还需要。“如果宏博退役了,我也不会再找别的搭档了。”申雪说,“就也退了”。退役后,两人也许会经常到国内外去做专职表演,说这话的时候申雪的眼睛看着窗外。她今年25岁,比赵宏博小5岁。问申雪,从14岁开始,11年了,就一天到晚面对着这一个男孩,会不会觉得烦,申雪摇摇头。从来没有烦过吗?没有,可能是我们的性格互补吧。申雪轻轻地说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